人物专访丨备孕专家邵辉博士:“生育要趁早”隐含的是适龄生育的科学理念

2022-03-29 16:00:58

        2022年,早春2月,乍暖还寒。

        在邵辉博士的家中,我们如约见面。

        整洁雅致而不失书卷气的书房,在早春和煦阳光的映照下,显得十分明亮。书房门外的阳台上摆放着一盆石榴树,由于室内温度适宜,石榴树依然枝繁叶茂,碧绿盎然。

        “君子温润如玉”,这是我见到邵博士的第一印象。白净的面庞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镜后的双眸通透而清澈,平和的微笑和绅士般的举手投足无不透出谦谦的君子之风。

几句寒暄后,访谈正式开始了。

△ 日本统合医疗生殖学会理事长邵辉博士


        以下是我(R)记录整理了本次面谈和随后补充的书面采访。

        R:邵博士,很早就听说您在日本的生殖界很有名望,请问您是哪一年到日本以及多年以来在日本担任的职务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我是1984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,毕业后在北京301医院进修了近两年,后去日本留学,1992年获日本大阪大学医学博士学位。现任日本统合医疗生殖学会理事长,日本不孕心理咨询学会主席、英医院生殖中心医学顾问、美国英医院CEO等职务,同时在日本产业医科大学担任特聘教授。


         R: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,您长期在日本学习、工作,请问这些年来在日本都做出了哪些成就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在日本多年,最大的成就是创办了统合医疗生殖学会,从蒲公英中提取出有效成分shawkea T-1(学术名:DE-T1),shawkea产品在日本上市20余年,被誉为日本国民备孕健康品牌。

△ 统合医疗生殖学会理事长邵辉博士、日本英医院理事长盐谷雅英博士与药剂师、针灸师合影


        统合医疗生殖学会(日语中统合医疗为中西医治疗之意)创办于2008年,由我担任理事长。该学会是日本国家注册的社团法人,主要目的是培养具有中西医不孕治疗专业知识的药剂师、针灸师,以中西医统合学习研究会为形式,目前已培养专业人员千余人。学会成立14年来,坚持每年举办4届学习会,即使在这两年新冠疫情严重期间,仍坚持网上授课,从未间断。到2022年初,已举办第56届学习会。


        shawkea产品从1992年开始研发,1998年在日本上市销售。目前市场覆盖日本、美国、中国、马来西亚等国家,帮助上万家庭迎来自己的天使宝贝。

FDA notice 2-24-2020 - 副本~1.jpg

△ shawkea T-1通过FDA许可进入美国市场      △ shawkea T-1大阪检疫所报告   


        R:作为备孕家庭的必备选择,shawkea T-1在日本市场一直深受信赖,请邵博士介绍一下shawkea T-1在日本的销售情况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shawkea T-1被日本广大药局认定是培养易孕体质的最佳调理汉方制品,可以提高妊娠率,在不孕不育知名产品中排名前茅。

        自产品上市以来,shawkea T-1以其在市场的良好口碑赢得了社会各界的赞誉和关注,全日本47个都道府县1400余家药店和生殖中心在售,日本最大、人气最旺的乐天网shawkea T-1的销量连续多年稳居榜首。


△ shawkea T-1在乐天销售NO.1


        R:最近我看到一个报道,从日本英医院近几年的临床统计数据看,女性在服用shawkea T-1三个月以后,激素水平得到改善和卵子颗粒细胞增多的趋势,从而大幅度提高了自然怀孕及试管婴儿的成功率,请邵博士简单谈谈shawkea T-1在备孕中的作用。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随着年龄的增长,女性卵巢和子宫的功能逐渐减退,对于激素的接收能力越来越弱。而服用shawkea T-1之后,可以增加卵巢和子宫激素α、β受体的数量,从而增强其激素受体的感应性,达到平衡激素的作用。

△ 以上内容源自期刊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MEDICINE》


        R:除了取得以上两项重要的成就外,请问邵博士在日本涉足的其他领域或具体工作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日本英医院生殖中心作为一家优秀的试管治疗专科医院,一直以来不断用自己深厚的医资力量受到来自世界各地患者的信赖,特别是英医院一贯重视将中西医统合治疗引入不孕不育治疗过程,并专门设立了中医调理咨询科室,由我担任医学顾问。

△ 邵辉博士在日本英医院中医调理科诊疗中


        在神户,大阪,名古屋等生殖医院担任疑难症专家;来日本36年,常年坚持对患有不孕症的市民举办公开讲座,普及有关内养外治的理念。同时出版了《不孕怎么办》《赐我天使》《解毒革命》《4000年健康法》等书籍。

        文化交流方面,在日本公共媒体朝日新闻文化和NHK担任专任讲师。

        目前和大阪市立大学医学部,九州産業医大、兵庫医大联合协作,对shawkea T-1、松康泉等系列产品持续进行深度全面的研发。


        R:在日本学习研究期间,您研制的shawkea T-1没有任何毒性却有着强烈的抗病毒及调节激素的作用,一直以来在日本市场备受欢迎。由于shawkea T-1源于蒲公英提取物,您因此在日本被誉为研究蒲公英第一人,也被称为“蒲公英先生”。请问您最初的灵感来自于哪里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科研的初心就是探索未知,造福人类。信念是力量,热爱是动力。

        大学毕业后去了日本北理大学附属病院专修儿科学,之后又去了日本的近畿大学东洋医学研究所研究中西医临床对比,后进入大阪大学医学部微生物病研究所,系统研究抗病毒机理、对风疹病毒,腮腺炎病毒等影响生殖的病毒有了更深刻的认识,开始了中药抗病毒筛查。

△ 邵辉博士持续着对shawkea T-1的学术研究


        在日本学习这段时间,我逐渐确立了自己的职业志向,要把自己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所学和现代医学相结合,研发出生物制品从而应用于人类才是人间正道。

        在研究所院内大片的嫩绿草坪上,生长着生命力极强的蒲公英,伞形的小小花球,汇成了一片黄色的海洋。

        这小小的蒲公英,在我的家乡随处可见,当地人有个发烧感冒,随手掐上一把用它煮水喝喝就好了。我想蒲公英既然能治疗感冒,说明它一定有抗病毒的成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经过细致繁琐、抽丝剥茧般的筛查,最终锁定了一种关键成分,就是这种成分,具有天然的抗病毒作用,却不损害人体的健康细胞,我把它命名为shawkea T-1。更为神奇的是,经过进一步研究,发现shawkea T-1不但对肝炎病毒、疱疹病毒、流感病毒有效,而且能够有效调节人体内激素的生理功效。


        R:为了引进人才、留住人才,我国政府在十八大以来建立和完善了各种针对人才的优惠政策,激励着越来越多的人才回归祖国,向世界显示了中国的凝聚力,尤其是今年的冬奥会再一次引发了“归化”的舆论热潮,您怎样看待“归化”这个热点问题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科学是没有国界的,但科学家是有祖国的。这段巴甫洛夫的名言充分表达了他的爱国情怀,也因此成为每位身处异国他乡的莘莘学子的灵魂追求。

        目前,我们国家正处于从高速发展转为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转型期。作为中国人,事业的发展、理想的追求、人生的成就感和灵魂的归属感,惟有祖国才是无可选择的最终归宿。虽然在日本工作生活已经36年,我们全家依然保留着中国国籍,我教育孩子们要不忘初心,始终谨记自己是中国人,祖国永远是我们的挚爱。


        R:近期,北京将16项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了医保甲类报销范围,消息瞬间被推上热搜。请问邵博士对此的看法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北京市此次出台的辅助生殖医保报销的政策,作为应对日趋严重的“少子化”“高龄化”现状的对策,无疑是一个亮点。

        辅助生殖医疗费用极高,在未纳入到医保报销之前,均需要自己承担。常规情况下,一个治疗周期花费约3至5万元。

        北京市此次出台的医保政策,基本涵盖了公立医院医疗机构开展辅助生殖的常用技术,预计每个周期可以报销8000-11000元。由于缓解了经济压力,备孕夫妇进入试管周期之前积极的调理身体,有效提高试管成功率,减轻经济压力。

        这次日本几乎和中国同步,推出了从2022年4月开始将试管医疗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畴。和日本相比,我们国家新近出台的政策,由于没有年龄、次数和家庭收入的限制,普惠意义更大,相信政策的利好必定会带来人口生育的显著提升。


        R:从事辅助生殖医疗多年,您一直以来推崇“内养外治”结合,请问您感触最深的体会是什么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“生育要趁早”背后隐含的其实是适龄生育的科学理念。35岁是女性生育年龄的分水岭。女性的卵巢储备功能、卵子数量和质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,即便是接受辅助生殖治疗,一般而言,成功率也是和年龄成反比的。

△ 日本英医院SSC调理中心,主要针对反复试管失败及高龄患者进行易孕体质调理


        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,医疗技术水平的飞速发展,和几十年前相比,人类的寿命大大延长了,但是人的生育年龄并没有延长。女性的卵巢功能和子宫条件,男性的精子质量,都与生育结局息息相关,而近年来生活环境的改变与污染,感染性疾患与精神压力的增长,婚育年龄的普遍推迟,都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这些决定怀孕的关键因素。

        辅助生殖治疗的成功率也与潜在的焦虑、负面情绪、婚姻关系、压力下的生理反应息息相关。因此,除了适龄生育,在进行辅助生殖治疗的同时,也要把身体调理保养引入治疗过程,戒掉不良生活习惯,保持规律的中等量运动,减少食用高热量食物,适当多吃蔬菜和水果,补充优质蛋白。概括起来说,其实非常简单:顺应天地四时变化,尊重规律,该做什么事的时候就做什么事。


        R:邵博士,您作为国际知名生殖专家,在生物分子学和基因学方面颇有建树,从2002年开始先后被天津中医药大学、云南农业大学,广西中医药大学聘为客座教授,请问近年来与国内生殖领域有合作科研成果吗?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近年来我将日本在胚胎培养、胚胎移植等辅助生殖最前沿的技术带到了国内,并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、广州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一起在国际妇产科权威期刊Women's Health Dev(《妇女健康与发展》)刊登了一篇题为:DE-T1 On The Blastocyst Obtained Rate and Live Births Rates in Women Receiving IVF-ET Treatment(《DE-T1 提高 IVF-ET 治疗的女性的囊胚到达率和活产率》)的研究论文。

△ 以上内容源自期刊《Journal of Womens Health and Development》


        这项研究历时8年,通过1014例样本采用回顾性队列研究分析,证实DE-T1可显著提升女性生殖治疗中囊胚获得率与活产率。该研究结果科学客观地验证了DE-T1成分可增加接受生殖治疗的女性的囊胚到达率和活产率的治疗潜力,并且安全性良好,为构建中医药有效成分在辅助生殖技术助孕的应用提供了科学依据。


        R:最后请邵博士谈谈对辅助生殖医疗的愿景和自己的想法。

        邵辉博士:不孕不育人群的增长,使得辅助生殖技术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选择,整体需求预计将持续保持增长。随着人们生存压力加大、环境的恶化、生理机能的衰退、以及生育年龄的推后,不孕不育的发病几率在我们国家不断增加。

        在日本,出生率过低,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。未婚率上升,晚婚,推迟生育计划以及选择减少子女数量是导致日本人口老龄化,生育率较低的关键因素,还有就是日本看似经济高度发达,但国民的经济压力其实很大。在日本养育孩子的成本非常高,加之日本老人都不会帮忙年轻人照护孩子,很多年轻父母不得不放弃工作专职在家照看孩子,家庭经济压力不断增大。人口的持续减少,促使政府制定了很多鼓励生育的政策,如多年来一直提供生殖治疗的补助金,最近又发布了将试管医疗费用纳入医疗保险范畴的政策,希望籍此能够在预期内提高国民的生育率。

        同发达国家相比,我国辅助生殖学科虽然起步较晚,但自上世纪80代开始快速发展,目前已走在国际前列。

伴随此次北京市出台的医保政策利好,我国辅助生殖技术的不断发展和普及以及国民消费能力的提高,国内患者对于试管生殖的需求量将持续增长,整体需求预计将持续保持旺盛。

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